进入21世纪以来,制造业面临着全球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结合我国国情,我们未来制造业发展方向对自动化产品市场研发将带来怎么样的影响?

一、软性制造

从发达国家发展先进制造业的战略规划来看,制造业的概念和附加值正在不断从硬件向软件、服务、解决方案等无形资产转移。相对于传统制造业,如今的制造业是软件带给硬件功能、控制硬件,对硬件造成极大影响。同时,与以往的硬件商品所不同,目前的制造业中,对商品附属的服务或者基于商品解决方案的需求正在快速增加。

所谓软性制造,就是增加产品附加价值,拓展更多、更丰富的服务与解决方案。因为相对于硬件,产品内置的软件、附带的服务或者解决方案通常是软性和无形的,都是“看不见”的事物,故称之为软性制造。

软性制造中,不再将“硬件”生产视为制造业,而是认为“软件”在制造业中不断发挥主导作用,商品产生的服务或解决方案对制造业的价值带来巨大影响。所以,未来的制造业需要放弃传统的“硬件式”的思维模式,要从软件、服务产生附加值的角度去发展制造业。

以软件为主导

随着模块化的进展和生产设备技术的一体化,以大规模量产的硬件为中心的制造业很容易进行技术转移。由于转移的门槛较低,不少发展中国家都可以承接。但近年来,发达国家不断用 软件定义产品功能和性能,增强对以软件为主导的创新的重视程度,使得制造业产品产生价值的来源从硬件转移到了以软件为主导,因而也提升了制造业的进入门槛。

电子产品就是一个典型代表案例。如今的电子产品中,大多预装了操作系统,嵌入各种软件功能,许多电子产品通过联网还能安装更多应用软件(APP)。目前,就连汽车产业这样的传统制造业领域,“软件决定产品价值”也不断得到体现。例如,为了实现汽车的低耗油驾驶,需要由软件来协同控制汽车零部件中的各种硬件的技术模块化,软件执行效果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汽车的油耗。许多发达国家正在积极开发自动驾驶汽车,要实现自动驾驶,同样离不开软件帮忙。
美国企业软性制造方面的趋势表现最为明显,GE、IBM等美国企业很早就开始重视软件的作用。GE跳出制造业的思维模式,致力于软件投入,目前的GE也已经是一个数据分析、软件公司了。IBM在这一点上更为领先,认为管理海量数据的时代即将到来,因此极为重视公司在数学上的解析能力。

欧洲在制定产业政策时,也很早就意识到未来制造业产生全球化竞争能力的根源是软件。在欧盟的框架计划中,为嵌入式软件的基础研究项目(ARTEMIS)设定的投入高达27亿欧元。西门子、博世等大型企业也摇身变为IT企业。

服务、解决方案业务

高度重视售后服务、客户服务和应对解决方案业务,是发达国家制造业发展的重要趋势。未来制造业的商业模式,是以不断解决顾客问题为主的商业模式。在这种模式下,企业将不仅仅是销售硬件,而是通过销售出的硬件产品的维护等售后服务以及提供各种后续服务,来获取更多附加价值。

对服务、解决方案业务的认识,在美国、德国、英国都已经很普遍。美国的大型企业倾向于对服务、解决方案进行行业标准化,并向新兴市场国家推广。GE在医疗服务中的举措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德国、英国则通常是通过销售的咨询化,使得“制造业服务化”得以成功。

二、从“物理”到“信息”的趋势

以往,每当提及制造业,大都认为是各种零部件构成硬件产品的核心。但是,随着封装化、数字化的进展,零部件生产加工技术加速向新兴市场国家转移,随之而来的是零部件本身的利润难以维系。因此,发达国家制造业开始更加注重通过组装零部件进行封装化,将部分功能模块化,将系列功能系统化,来提升附加价值。

模块化是将标准化的零部件进行组装,以此来设计产品。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快速响应市场的多样化需求,满足消费者的各项差异化需求。以往,在产品生产过程中,需要付出很多时间和成本,如果将复杂化的产品通过几个模块进行组装,就能够同时解决多样化和效率化的问题。

但是,模块化本身不过是产品的一项功能,未来制造业将更加重视在通过模块化和封装化的基础上进行系统化,拓展新的应用与服务。如果以系统化为主导,就能相对于“物理”意义上的零部件,获取更多的带有“信息”功能的附加价值。相反,如果不掌控系统的主导权,无论研发出的零部件的质量和功能多么好,也难以成为市场价格的主导者。

美国企业一直在研发与设计等价值链的上游部分获取附加价值,就是体现了面向系统的思维模式。位于价值链上游的企业为了汲取附加价值,不应面向零部件,而应面向系统来掌控市场。GE的核心技术就是系统,该公司在上世纪80年代已经向能源系统公司转型,如今,那时积累的成功经验无疑将应用到GE大力推 广的医疗服务等领域之中

德国提出的“工业4.0”战略中,核心就是物理信息系统(CPS),德国的西门子、博世等大型企业对系统化已经有了高度的认识。其中,博世公司推出了基于AUTOSAR国际标准的封装系统,正在大力开拓印度、中国等新兴市场。